文明在于教育

温哥华北京中文学校校长  王志光

每逢周六中文学校放学时,总会有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男孩站在旁边,静静地等着我。只有当看到我结束与家长们的谈话,或我主动问他有什幺事儿,他才非常有礼貌地问:“校长,我可不可以从办公室借一块抹布,用一点儿洗洁精去擦教室的黑板?”看着他小绅士般的憨态,家长们不禁莞尔,纷纷流露出赞许的笑容。

这是三年级的学生史瀚超,每次放学他都会主动请缨,帮助老师擦黑板。像小瀚超这样懂礼貌的学生还真不少。每次路遇,或给孩子们送去书本,都会听到一片“校长好”“老师好!”“谢谢!” “再见!”声。

谈到孩子的教育问题,家长们对我们寄予厚望,常常使我们感到诚惶诚恐。海外华人子弟在中文学校不光是学几个中文字,我们要通过课本和言传身教让孩子们了解、熟悉和认同中华文化。为此,我们坚持每次上课要求老师们对孩子们进行十分钟的文明礼貌教育,使他们从小就懂得做文明人,做文明事。偶尔孩子吵了架,我们也都是循循善诱,讲清道理,然后由他们主动认错,道歉,握手言和。至于遵纪守法教育,也不是生硬地训斥,而是举例子,讲害处,使孩子们心悦诚服。坚持十年,效果斐然:孩子们遵纪守法、讲究文明礼貌、尊敬老师已经蔚然成风。

这种充满正气的学习环境,对个别所谓比较调皮或处在反叛期的学生也是一种约束和积极的影响。同样,对广大家长也是一种提示。我常常看到家长们不但教育自己孩子讲文明礼貌,同时还以身作则,帮助学校搬书、做义工。在他们影响下,不少孩子都主动帮助学校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稍大一点儿的孩子还常常来学校做义工。

文明靠教育。中国人是一个十分重视教育的民族,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无非是希望子女成为一个人才。而所谓人才,即既会做人,又有学问。中国人深切地体会到,只有教育才能将孩子培养成为一个文明人,一个人才。

记得小时候看到很多四合院的大门上都有这幺一幅对联:“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我以为这对联从某种程度上体现了中国文化的内涵,反映了普通中国人的精神追求。所谓忠厚,即做人;所谓诗书,即做学问。做人要厚重载道,做学问要继承儒家之根本。可惜文化大革命中这幅对联被造反有理的标语取而代之,中国陷入了传统文化虚无主义的境地。其后果便是信仰的危机,道德的沦丧。

文明靠耐心、细致、长期的工作。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就是强调教育的长期性。“教不严,师之惰”和“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讲的是教师的严格和耐心。

当然,中国人更强调细致的重要性。“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今天占一点小便宜,明天可能就会成为窃贼;小时候爱撒谎,大了兴许会是个骗子。所以中国人从小受教育要诚实,讲诚信。西方人从小就要懂得不撒谎,讲究信用。在重视诚实这一点上,中西方是一致的。对于撒谎的孩子,两种文化都不能容忍。

前不久,加拿大总理在一次华人社区的聚会上说,华人的价值观也就是加拿大的价值观。所谓华人的价值观很难一言以蔽之,但我们传统的“与人为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观念都具有普世价值,都是值得我们弘扬的。

相信只要社会、学校和家长持之以恒,用积极的态度教育和影响孩子,我们的下一代就会成才,成为既有文化,又明事理的文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