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线与螺旋

温哥华北京中文学校校长  王志光

我曾经旁听过一次汽车超速的法庭判决,对中西两种文化的差距颇有感触。

庭上一位亚裔超速者一直纠缠在开车时的路况,而警察却始终坚持一个问题:“你必须回答我,你超速了还是没有超速?”最后,那位超速者只好承认有罪。

在生活中很多跟西人打交道的人都认为西人缺乏灵活性,办事太死板。中国人常常灵活通融,西人却认为一丝不苟。涉及法律上的事或个人隐私,西人毫不含糊,而中国人则会想出变通的法子。你患了病,医生只能告诉你本人,而不是你的配偶。如果不是共同帐户,你只能替配偶存钱,但银行决不告诉你帐户情况。至于签字画押的事,西人更来不得半点马虎,如果本人不在,必须有正式的委托书你才能代理。诸如此类的事很多。而中国人或对此不理解,或千方百计想出通融之道。殊不知,西人这些做法其实是对当事人权利和隐私的尊重和保护,而中国人的一些变通方法常常会在法律上给自己或当时人带来麻烦。这两种处事之道反映了两种迥然不同的思维方式。

语言学家和心理学家分析,英语(我想也应当包括德语)为母语的人,思维是直线形的,是就是是,非就是非。从哈姆雷特王子的名句“To be or not to be”,到现今西方世界的重法律,乃至普通人的直率刻板,都可以说明这一点。而中国人的思维则是螺旋形的,表达意思往往委婉含蓄,待人处事具有极大的灵活性。积极方面如谦虚忍让、中庸之道,消极方面像委屈求全、世故圆滑无不带着思维方式的烙印。

这里牵扯了孩子教育问题。海外长大的孩子,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往往在思维和表达方式上与移民父母不同。孩子喜欢就是喜欢,不愿意就是不愿意,大人的委婉含蓄常常令他们迷惑。大人如果不想接电话,就让孩子说不在,孩子反过来会问你,这不是撒谎吗?笔者曾看到有的孩子小的时候很天真,可没过几年,却变得过分老练,甚至有些油滑。其实是受了中国文化中消极因素的影响。西方文化中有不少好的东西值得我们借鉴,中国文化中有一些消极的东西需要我们扬弃。尤其是在教育孩子时,一定要言传身教,使他们从小学会做人要正派、诚实,做事要认真守法。如是,我们的孩子便会成长为一个融合中西文化、文明有教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