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语言离不开文化——浅谈华裔青少年的中文教育

温哥华北京中文学校教师  郭晓兰

一位在英语补习学校任课的老师谈起了这样一件事:他有一个学生,移民前在国内某城市的一所重点中学就读,各门功课据说都非常优秀。她到英文补习学校交上的第一篇习作,洋洋洒洒上千字,词语丰富华丽,句型复杂,但老师却看不明白她想要表达什么——说白了,她写得是中式英文,其表达方式不符合英语表达的一般习惯。

这个例子所说明的问题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即学习一门外语,不但要多记单词,掌握语法,而且还要学习这门语言的表达习惯,换言之,就是需要了解那个民族的文化。而华裔青少年在学习中文的过程中也同样是这个道理。有些学生甚至家长经常认为,学习中文只要掌握了读音、词汇、语法,便可以毫无障碍地阅读、交际了,这是一种片面的认识。毫无疑问,语言基本功的掌握是非常必要的。但同时我们也应该明白:学习一门语言的目的毕竟不是为了记忆一些词汇和语法规则。语言是交际的工具,人们学习语言的主要目的是交际。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交际能力的强弱便成了衡量语言水平高低的一种尺度。

那么什么是语言的交际能力呢?它是指一个人能够在特定的交流场合,根据特定的需要,进行得体、恰当的表达。而得体、恰当的表达,除了语法、读音正确之外,更重要的事,能够根据对方的身份、地位及社会场合、语言环境,选择并说出合乎自己身份的话语。这个问题属于文化的范畴。

文化是什么?文化指的是一个社会的整个生活方式, 是人类社会生活和精神生活所取得的成就的总和。它不仅包括城市、组织机构、学校等物质方面的东西, 而且还包括文学艺术、哲学思想、风俗习惯、家庭模式以及语言交际模式等非物质方面的东西。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特有的文化体系。不了解一个民族的文化,就难以真正掌握一个民族的语言。如一个学习中文的学生在写一篇“我最好的朋友”时说“他就像一只狗一样友好和善良”。当我告诉他,称赞朋友是一只狗不合适时,他和我争论了很长时间。我最后告诉他这就是一种文化,欧美人十分喜欢养狗,认为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不会背叛,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对于狗有自己习惯性的理解,这种理解在一些词语中就可以看出,如 “猪狗不如”“癞皮狗”“哈巴狗”“落水狗”“狗男女”“走狗”等等,无一不是贬义词。所以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用狗来赞扬自己的朋友是不太合适的。

语言学家沃尔夫森曾指出:与外族人交谈时,本族人对于他们在语言和语法方面的错误是比较宽容的,与此相反,违反了说话规则却被认为是不够礼貌的。在一般情况下,虽然语法等错误会影响交际,但彼此的交流至少在规则上是清楚的,听话人会立即感觉到它的实际意思。但是,缺乏文化背景知识的语言表达方面的错误一般是不可原谅的。尤其当表达者语句流利时,接受者不会认为他是缺乏语言知识,而会认为是不友好,甚至恶意伤害。在此情况下,语言的交际功能就完全丧失了。

在一般的对外汉语教学中,虽然老师都能够根据教材内容向学生传授相应的中华文化知识,但就目前的教学条件而言,这是远远不够的,因为绝大多数学生平时的主要语言环境是英语,他们在中文学校的时间毕竟有限,课堂上所能解决的问题也十分有限。另一方面而言,文化有时是包含在风俗习惯生活方式之中的,一个把汉语作为外语来学习的人,往往也需要花费额外的时间去了解、熟悉和消化中华文化,然后使用起来才能够得心应手。

华裔青少年在学习中文的过程中有一个先天优势,就是具有熟悉或比较熟悉中华文化的家庭背景及环境。只要家长平时在生活中随时向他们的孩子灌输或传授一些中华文化知识,他们都将受益匪浅。所以家长们尤其要注意抓住这个优势,利用这个优势,给自己的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

在这里,家长们需要明白,帮助孩子了解中华文化,一方面是指了解一些狭义上的文化知识,另一方面是指风俗习惯。文化知识可以引导孩子通过看书学习获得,如历史、文学、地理等等;而风俗习惯的知识则完全可以渗透在生活点滴之中,这是家长们最容易也最应该做到的。如,在适当的机会告诉孩子,中国人有一些表示谦让和礼貌的习惯:当别人夸奖时,习惯性的表示是“我做得还很不够。”“我还差的远呢。”这并不说明他是真的这样认为的自己很差。给别人送礼时说:“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也并不说明他真的不尊重对方。,中国人对待称呼是格外敏感和重视的,不能所有人一见面就称呼名字或“嗨”。你了解了这些文化习俗,就会在适当的场合说出适当的话,同时,在听到或看到这些表达时也就不会有理解上的困难和失误了。

所以,总的来讲,中文的学习不是单纯字词句的学习,这一点,一般的专业教师都会明白,关键是学生和家长也要明白和重视这个问题,除了中文学校以外,除了写中文作业之外,把中文学习融会到日常生活和活动中去,去了解和体味中华文化,从而从根本上提高中文表达能力和理解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