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中国文化“教”与“学”中的乐趣

温哥华北京中文学校教师  唐幸慧

很久以前,有个文人李劼创造了一个名词“技术白痴”,意在讽刺那些只知道埋头技术不关注人文的人士。用词或许过于强烈,但是在无惊人之语不足以警世的年月里,亦是可以谅解的了。而在海外的中文教育中,语言与文化的教学同样缺一不可,对于文化的理解与认同是在注重语言教学的过程中不可忽略也是不可逾越的一环。

幸运的是,汉字的六种造字方法提供给教师丰富的文化教学的切入点。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和假借蕴含着中国古人的智慧与生活。如:“家”字,“宀”表示居家住屋,而下面是“豕”就可以让学生动一番脑筋来猜一猜了,等知道意思是猪,紧接着的往往是一片惊奇声。教师再补充说明中国古人养猪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7000年前,自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来看,其时家家户户养猪则成了“人家”的标志,学生兴味盎然。另外,教师宜抓住时机以点及面,适当扩展。如:当课文中出现“梅花”的象征意义,及时引入“梅兰竹菊”四君子的概念,让学生在画一画中展开物与人的联想。若时间有余,孤山林逋的“梅妻鹤子”的故事也可让学生感受中国古代文人身上的“道”风。又有墨子的故事,联系电影《墨攻》,“兼爱非攻”的思想其实对中国人的影响久远。而中华民族不是好战的民族甚至可以从筷子和刀叉的区别上来细细琢磨一番。

结合课文内容,在一个学期中确立一个或多个文化主题,进行主题研究,让学生自己查资料,做演讲也是我在实践中体会到的一个很好的文化教学的方法。上课时只占用口语练习的时间,学生课外会自我学习,而这是教师最乐于见到的。有学生为此专门在自己的电脑上装了中文系统,学习拼音打字,以便于信息搜索。曾经带学生做过中国地理的专题,先是熟悉中国地图,做填图游戏,然后让学生选择感兴趣的城市或省份做研究(不可重复),最后做两分钟的介绍及资料展示,效果之好出乎我的意料。于是进一步确立中国“八大菜系”的主题,地域、物产、民风、趣闻让学生产生了对于中国文化的浓厚兴趣,且很多菜式在温哥华的餐馆中也能找到,让学生上餐馆也多了一份乐趣。学生们还制作了菜谱,订成一个个小本本,图文兼俱,煞有介事,令人欣慰。

文化的比较有时候是教师引发的,而有时候并不在教师的教学设计之中。当一个本地的学生读一篇内容为一个学生从爸爸那里知道一个他的一个好朋友要到他们家来玩时,非常高兴的课文时,却对此发出了质疑。她说她的同学要到她家玩,都是她自己发出邀请,然后同学得到父母的同意,在约定的时间由父母送到她家,她不可能不知道有同学到她家玩,也不可能从父母那里知道有同学要到她家玩。 教师的解释与情景的设置能帮助学生理解,同时也理解不同的文化。也有韩国学生常常兴奋地告诉我,中文的有些语序与英文不同,但是和韩文是一样的,有些文化的节日和韩国的节日也是同一天。我往往问他为什么,友好邻邦的概念很容易地被接受了。

在此,也感谢一位同僚的启发,在一年级的教学中加入《三字经》的内容,带着学生摇头晃脑地诵读,讲故事传道理,快乐在教学中。中文教学中唯有多一份文化内涵才会多一份乐趣,不仅是对于学生而言,也是对于教师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