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语学习中的文化内涵

温哥华北京中文学校教师  杨新文

在我们汉语的语汇中,伦理辈分的名词多而详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舅舅妗子,姨父姨母,姑夫姑母,伯父伯母,叔叔婶妈,岳父岳母,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长幼尊卑远近亲疏的关系是非常清楚的,但在英语中,一个uncle就包括了所有的男性上一辈,一个aunt就包括了所有的女性上一辈,人物关系很难从称呼上区别开。这种语汇特点是中华文明的伦理秩序使然。

学语言,就是学文化,学历史。一个民族的语言中凝聚着这个民族文化的结晶,同样,语言的理解能力最终是和对文化的理解分不开的,决不是认个字记个名那么简单。学好中文有利于坚持住自己的文化背景,而且将这个背景真正融合到加拿大多元文化背景中去,有助于自己取得最大成功。

我在课堂上曾与我中学班的学生讨论过这样一个问题:你们认为自己是中国人还是加拿大人?有两种回答比较典型。

一个男生说:我在加拿大出生和长大,但我从小就知道我是中国人。因为我长着黑眼睛黄皮肤,因为我在家里说的中国话,因为我所有的生活方式都是中国式的。即使在学校生活中,如何读书学习,如何待人处世,也主要是父母教导的中国人的方式。回到香港,或到中国大陆旅行,在那里的人群中,我一点陌生的感觉都没有,我和他们是天然一样的。至于我说的英文,受的西方教育,住的地方在加拿大,这些都是外在的东西,不会改变我是中国人的本质。我是住在加拿大的中国人。这个男生从小学习中国的书法、武术,对中国的历史哲学也很有兴趣,是个比较鲜明的例子。

一个女生说:我很小就来到加拿大,在这里成长,在这里受教育,也非常喜欢这里宽松平静的生活。每次回香港去看亲戚朋友,也觉得很亲切,但无论是那里丰富的物质文化还是拥挤紧张的生活,都让我无法产生归属感。那里有众多的亲眷,浓厚的亲情,但我只是亲戚,是客人,我想我应该既是加拿大人也是中国人。我也知道,我的思维方式,生活习惯与本地其它族裔迥然不同,我们永远不可能变成他们,无论是好是坏,我们都是永远不变的黄色的脸。

这些年轻人的说法有一定的代表性,他们对自己族裔文化之根的认同,也可以看作本地提倡多元文化的一个成果。我们面对这样的学生,让他们知道自己的祖先历史,接受一些传统文化,对他们今后的自我认知,自信心的养成大有益处。我们教中文,就应该把中华文化经过几千年积淀的精华教给学生,我们不单单是在教孩子一种语言,而且是在让孩子通过学习母语,学习一种博大精深、充满智慧和生命力的文化,使孩子受到和语言相应的文化熏陶,对中华文化产生认同感。人们使用一种语言,尤其是母语,也就是为一种历史文化所占有。所谓海外中国人的归属感,就是这种由语言生发出来的深层次的历史文化的归属感吧。